适应全球化新趋势推进开放转型

近年来,围绕经济全球化展开了许多讨论,有支持者也有怀疑者。 总的来说,经济全球化符合各方的经济法律和利益 对我国来说,为了发展壮大,我们必须积极顺应经济全球化的趋势,坚持对外开放。 需要注意的是,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正在兴起,国际分工体系正在加速演进,全球价值链正在深度重塑,所有这些都给经济全球化赋予了新的意义。 加快中国发展,必须适应全球化的新趋势,积极推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不断创造更加全面、更加深入、更加多元化的对外开放格局。 2017年是经济全球化的转折点 发达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孤立主义等倾向加剧,“反全球化”趋势高涨,严重影响了国际经济和政治秩序,增加了经济全球化的不确定性。 与此同时,中国坚定地推进自由贸易进程,坚持在扩大开放的过程中寻求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共同发展。 习近平主席在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发言中明确指出,要坚定不移地发展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在开放过程中推进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明确反对保护主义。 因此,国际社会对中国成为经济全球化的推动者和领导者寄予厚望。 中国适应全球化新趋势,促进开放转型,不仅是引领经济全球化进程的重要举措,也是推动自身经济转型和结构改革的实际行动。 适应经济全球化的新变化,重点是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目前,经济全球化已到达一个新的十字路口,面临着明显增加的不确定性,并有可能进入一个不同于以往“和平与发展”的时代 在这种特定的背景下,有必要客观地判断中国的扩张和开放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以及其战略角色的转变。 首先,在经济全球化的新变化下,自由贸易的总趋势难以逆转。 首先,全球自由贸易正受到严峻考验 第二,正在培育和形成经济全球化的新动力。 例如,服务贸易在全球贸易中的比重不断增加,服务贸易已经成为自由贸易的重点和焦点。 2015年,服务贸易将约占全球贸易的23%。 此外,新技术革命和信息革命大大降低了经济全球化的成本。 总的来说,自由贸易在短期内将经历重大调整,中长期自由贸易的总体趋势难以改变。 第二,中国的经济转型和结构改革是应对经济全球化的“王牌”。 当前,经济全球化面临着全球需求不足的突出矛盾。 我国正在发生的产业结构变化、消费结构变化和城市化结构变化蕴含着巨大的增长潜力。正在进行的经济转型和结构改革将释放巨大的经济增长潜力,并为经济增长创造新的势头。 以消费为例,“十三五”期间,中国消费规模将继续扩大,消费结构将继续升级。 据估计,到2020年,消费需求规模将达到50万亿元左右,城市居民的服务型消费需求比例可能达到50% 依靠巨大的国内需求市场,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在未来五年可能保持在25%至30%左右。 换句话说,拥有13亿人口的庞大消费市场,特别是庞大的服务消费市场,是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也是中国引领经济全球化的突出优势。 第三,适应全球化的新趋势,促进开放转型,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将使中国赢得国内转型和国际竞争的主动权。 在经济全球化和国内经济转型历史趋同的背景下,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形成自由贸易体制安排,将影响转型改革的大局。 2020年是经济转型升级的历史性“窗口期”。为适应产业结构变化、消费结构变化和城市化结构变化的大趋势,应努力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形成新的竞争优势和发展势头。 例如,从注重货物贸易到注重服务贸易,2020年中国对外贸易中服务贸易的比重可能达到20%以上,世界服务贸易的比重可能达到10%以上。从以产业为导向的市场开放到以服务为导向的双向市场开放,开放转型将释放大国服务贸易的巨大潜力,为经济转型和结构改革注入新的动力。 以自由贸易为主线的开放转型不仅会给中国的经济转型和改革发展带来强大动力,而且会对经济全球化产生重大影响。 推动“一带一路”与自由贸易战略的深度融合在经济全球化新变化的背景下,“一带一路”将在推动全球自由贸易进程中发挥更加重要的战略作用 未来几年,在推进“一带一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能力合作的同时,需要加快各种形式的自由贸易区网络建设,加快形成“一带一路”自由贸易体系安排。 首先,与“一带一路”一起领导一个开放、包容、共享和平衡的经济全球化 推进“一带一路”建设,是党中央、国务院根据全球形势变化和中国发展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统筹国内国际形势的重大战略决策。 在经济全球化的新背景下,“一带一路”肩负着新的使命,成为经济全球化的重要主角。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2010年至2013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对外贸易年均增长率和外资净流入分别达到13.9%和6.2%,比全球平均水平高4.6%和3.4%。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到2020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货物贸易总额将达到19.6万亿美元,占全球货物贸易总额的38.9%。 从现实的角度来看,“一带一路”路线沿线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基础设施相对落后,强调货物贸易而不是服务贸易,贸易自由化程度相对较低。 这需要采取循序渐进的办法,通过框架协定和双边投资协定等各种形式,与“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和区域建立各种双边和多边自由贸易区,以促进全球自由贸易进程。 第二,加快建设“一带一路”双边和多边自由贸易区 目前,中国已与“一带一路”沿线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合作协议,“一带一路”的“朋友圈”不断扩大。 今后,我们还将切实促进“一带一路”与自由贸易区网络的融合和联系。我们将通过点对点、线对线、面对面的方式在关键领域取得突破,并随着我们的成熟一个接一个地向前推进。 第三,积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建立跨境经济合作区 例如,在主要港口和港口建立边境经济合作区;沿“六大经济走廊”建立海外经贸合作区;在主要节点建立若干跨境经济合作区;努力把基本合格的跨境经济合作区升级为双边自由贸易区。 结果,“一带一路”形成了多种形式的经济合作圈,“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区网络建设得到切实推进。 加快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和转型在经济全球化的新变化下,中国实施了以服务贸易和国内困难为重点的自由贸易战略。国内困难在于服务业市场的开放。开放服务市场的难点在于观念和政策体系。 2015年,中国服务贸易比全球平均水平低8个百分点,比发达国家低10个百分点以上。 重要原因是中国服务业市场开放滞后。 因此,要加快服务贸易一体化和服务市场开放,形成开放和转型的重要驱动力。 一是加快服务市场开放,促进服务贸易发展。 开放服务市场是发展服务贸易的重要基础。 目前,我国服务业的行政垄断和市场垄断特征仍然十分突出,社会资本进入面临诸多政策和制度障碍等。 当务之急是加快出台改革行动计划,以开放服务业市场,稳定和提高社会资本预期。 以开放服务业市场为重点深化结构改革,可以形成转型和增长的新动力:可以扩大社会资本投资空,有效刺激市场活力,扩大服务消费的有效供给;它可以有效地连接国际和国内市场,刺激外国投资,加强服务业作为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它可以促进“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区的网络建设和双边多边投资贸易谈判进程。 二是以服务贸易为重点,加快国内自由贸易区转型 近年来,以负面清单为重点的国内自由贸易区改革取得了重要进展。 然而,目前中国FTZ仍有122个负面清单,其中80多个针对服务贸易区。 这种情况需要尽快适应经济全球化的新趋势和变化。 为了适应经济全球化的新变化,服务贸易开放应该成为国内自由贸易区建设的重要目标。 目前,关键是现有的自由贸易区要适应新形势的需要,在服务贸易的发展和服务市场的开放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建议尽快研究和启动相关行动计划,以促进FTZ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开放和转型进程。 与此同时,负面清单应该大幅减少。 三是支持有条件实施产业自由贸易政策的地区。 从不同地区的具体优势出发,支持有条件的地区率先实施旅游、卫生、医疗、文化、职业教育等行业的自由贸易政策,走出一条新的开放转型之路。 例如,海南可以探索健康和旅游下的自由贸易 如果工业下的自由贸易政策能尽快在一些地区实施,其影响和推动作用将是相当大的。 第四,促进粤港澳一体化和服务贸易。 加快粤港澳服务贸易一体化具有重要意义。 当前,在控制货物贸易的同时,要充分开放民间交流,特别是鼓励和支持粤港澳青年积极开展多种形式的交流、对话和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