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九年后,程潇科技终于成为一个“过客”|市场价值故事

2月11日至3月14日,作者|白刘贺过程编辑|派程潇科技股价(300139。深交所)从6.58元/股涨到最高的15.79元/股,区间涨幅为106.69% 截至3月27日,股价为每股13.6元。 丰云军发现程潇科技的市盈率非常高。截至3月27日,滚动市盈率已达到1006.6182,明显高于创业板上市公司的平均市盈率。 查阅招股说明书,程潇科技曾是中国领先和较大的电力线载波芯片供应商之一。 然而,程潇科技近年的业绩显示,其在行业中的地位不如以往,2017年亏损1.91亿英镑,2018年预计盈利371.9万英镑。 丰云军此前曾多次表示,市盈率损失1000倍的公司不是高质量的价值投资目标,但这并没有推迟上市公司高层管理人员“改善生活” 一、朱彝京华程潇科技有限公司由复兴有限公司、自然人程毅、光源电力、万基投资、汉川钢丝绳厂于2000年11月6日共同发起成立。2010年11月12日上市时,汉川钢丝绳厂是实际控制人(集体所有制) 程潇的主要产品包括集成电路芯片、集成电路模块和电能表。根据招股说明书,当时平均80%以上的相关客户被出售给国内电力系统,出口业务的比例不高。 上市前三年,程潇科技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大幅增长,营业收入年复合增长率为36.51%,母公司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为36.62%。 毕竟,那时仍然需要性能和增长。 凭借如此强劲的发展势头,程潇科技上市时的小目标是逐步发展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集成电路设计企业,并在未来三年保持公司主营业务的增长。 然而,上市后,程潇科技立即脱下增长外衣,业绩继续下滑。 2011年至2014年,程潇科技的收入增长率分别为28.80%、-3.78%、-0.43%、-12.70%。母公司净利润分别增长31.97%、4.84%、21.34%和-8.74% 显然,程潇科技的售前目标只是一句口号。随着业绩下滑,程潇科技的市场价值也从44亿英镑降至27亿英镑左右。 在经历了禁令的解除后,大股东们终于等到了减持的机会。 2013年12月12日,上市公司汉川钢丝绳厂(简称汉川钢丝绳厂)及其控股的湖北连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连赢投资”)的实际控制人开始减持股份。截至2014年5月,5.82亿英镑在短短一年内兑现。 自2013年12月13日起,原第二大股东程毅在汉川绳厂相继减持后,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第二,汉川制绳厂提前离开背后的“不出意外”是项目的不尽人意 程潇科技上市后,筹集了8.56亿元。计划投资三个项目,即“数字变压器产业化项目”和“中国极光芯片PL4000项目” (来源:招股说明书)“数字变压器产业化项目”建设期为12个月,原计划于2012年2月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 因此,2011年底项目进度仅为6.83%,公司决定推迟至2013年12月31日 2013年底,上市公司宣布“数字变压器产业化项目”的研发部分已经完成。然而,在推广过程中发现产品的市场需求低于预期,难以广泛应用。因此,投资不再继续。 “中国极光芯片PL4000项目”最初计划于2012年8月达到预定的可使用状态。最终,它将于2012年上半年完成并大规模生产。 但是,PL4000项目的投资收益不如招股说明书。2012年至2017年,该项目累计投资收入仅为1950.8万元。 第三,它是多样化的。根据招股说明书,新任实际控制人程毅在上市前一直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和管理,并在制定经营战略、产品技术开发方向、市场定位和团队建设等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问题是,程毅能否带领上市公司回到业绩之春?后来的表现证明:没有 公告称,PL4000项目效益不如预期的原因是公司业务重心从国内转移到海外,导致国内业务营销和研发资源投入相对不足。 程潇科技表示,集成电路领域的竞争十分激烈,并开始以多样化的方式扩张。 令云风君惊愕的是,程潇的科技转型路线已经完全从国内转向海外。 2011年2月22日,交易完成后,程潇科技向持有65%股份的非洲加纳CB公司增资4000万元人民币。上市公司准备利用加纳的商业平台开拓其他非洲和海外市场。 截至2013年,上市公司海外业务占总收入的57.41%。 2014年,程潇科技已经在海外建立了多家子公司。 然而,由于大多数海外项目处于建设期,前期投资大,收入周期长,2014年的收入出现下降 在海外业务建设的过程中,程潇的其他多元化步骤一点也不会延迟。 由于加纳矿产资源丰富,程潇科技宣布将扩大黄金生产和销售业务。 2015年,上市公司以480万美元收购了阿克罗马黄金公司65%的股份。 程潇技术的多样化并没有就此止步。 2017年初,程潇科技计划投资加纳的378兆瓦天然气发电厂(一期)项目,并将其连接到加纳西部的国家电网系统,称此举为“进一步优化公司产业链结构” 2017年,程潇科技出口业务占总收入的71.66%,但根据2017年年报,海外项目的进展令人担忧。 因此,程潇科技对各类业务的坏账、在建工程、存货等进行了资产减值损失,2017年资产减值损失达到7258.89万元 (资料来源:2017年年报)根据2017年年报,程潇科技所有主要海外子公司均出现亏损,当年亏损总额为2.08亿英镑。 他们大多数是“海外”人 (来源:2017年年报)在一系列行动的背后,来自程潇科技原有集成电路芯片和模块业务的收入下降。子公司北京富根电气有限公司由盈利转为亏损,2016年亏损1454.94万元,2017年亏损995.8万元 2017年,程潇科技的净利润损失了1.9亿元人民币,这也是程潇科技上市后的首次亏损。 根据2月27日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程潇科技预计将在2018年弥补赤字,但其对母公司的净利润仅为371.9万英镑。 四.上市公司的高管最清楚“波段”缩减计划公司的运作方式 然而,公司的低利润并不影响高级管理层的裁员。 2018年7月3日,由于个人资本安排的需要,程潇技术总监张雪莱和股东俞文兵计划分别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223,922股(占0.08%)和193,750股(占0.07%)。 缩减期为2018年7月25日至2019年1月25日 在计划的减持期内,张雪莱和俞文兵直到2019年1月25日减持计划到期后才减持其在程潇科技的股份。 为什么不减少销售额?原来,从2018年7月25日到2019年1月25日,程潇科技的股价从11.14元/股下降到7.13元/股,区间下降了35.05% 根据2018年7月25日至2019年1月25日每股9.04元的平均价格,张雪莱和俞文兵总共只能套现375.8万元。 转眼间到2019年3月6日,程潇科技股开始上涨 在股价大幅上涨的过程中,雪莱和俞文兵决定重启减持计划。 张雪莱和俞文兵计划通过集中招标分别减持223,921股和193,750股。 奇怪的是,在宣布降价后,程潇科技的股价并没有下跌,而是从3月7日至3月13日连续5个交易日上涨。 根据3月28日的收盘价(13.81元/股),张雪莱和余文兵总共可以兑现576.8万元。 5.最后,继2017年第一次亏损后,程潇科技于2018年底开始出售资产以节省利润。 2018年12月25日,宣布程潇科技计划将其全资子公司北京金城天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城天吉”)55%转让给北京银河豪兴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河豪兴”),并于2018年12月25日以3000万元的交易对价签署股权转让协议。 迄今为止,转让交易尚未宣布 根据2018年业绩预测,程潇科技扭转2018年亏损的原因是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变动导致外汇收益增加。 《不同的风云晨报》“|谨防贫公司的仇恨(3.29)”丰云海外趋势|Lyft提高首次公开募股定价”;日产否认与雷诺合作收购菲亚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