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换FF后,贾跃亭以退为进。

供稿来源:信息技术之友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贾月婷再次回到公众视野。

日前,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宣布创始人贾跃亭将辞去CEO职务,由毕福康接任。卸任后,贾跃亭将把公司控制权从个人手中转移到“合伙人委员会”。

FF还宣布,该公司将公开招聘全球董事长的职位。

贾跃亭在微博中表示,他放弃一切只是为了赚外快,尽快偿还剩余的担保债务。

2017年11月,在接受棱镜独家对话时,贾月婷表示,“死亡不会交出FF控制权,否则FF将变得平庸”。

然而,在裁员、人事冲击、债权人讨债和出售资产等一系列变化下,贾跃亭已经妥协——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

乐视灾难完全爆发后,贾月婷于2017年前往美国“安心造车”。

一开始,FF91惊人的新闻发布会给外界无尽的想象。

然而,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瞥了一眼后,FF91还没有离线。

当时,贾月婷表示,FF可以再大规模生产100亿元,然后公司将上市。

那时,只要我卖出一些股票,我就能挽回损失,重新开始。

但是事情经历了起起落落,金融危机被金钱所控制。

起初,这只是大规模生产的一个镜头,到目前为止球还没有被踢出去。

被迫放手的缺钱可能是贾月婷这次选择放手的主要原因。

即使他们去了美国,贾月亭的造车之路也不安全。

除了全力以赴在国外造车之外,随之而来的债权人也让贾跃亭身心俱疲。

2018年,贾跃亭先后被北京MVC咨询公司和上海懒惰资产公司起诉。

懒宝树(Lazy Tree)一路跟随国内仲裁书来到加州,成功要求当地法院冻结贾悦婷在FF的所有股份,包括洛杉矶的几栋豪华别墅。

当时,法国金融时报陷入了资金切断的困境。内华达工厂由于缺乏资金而无法开工建设,该公司每月1500万美元的日常开支都在等待大米落入锅里。

贾跃亭计划抵押他在洛杉矶的四栋豪宅和FF的洛杉矶总部,以寻找改变的空间。

有仲裁书的懒惰的财务树使贾月亭最初的计划化为乌有。


此外,贾月婷还欠乐视近100亿元债务。

8月29日,FF表示,贾月亭已经偿还了30亿美元的内债。

但乐视后来表示,没有收到贾月亭的任何付款,管理层正在加大向大股东及关联方追偿债务的力度,要求大股东及关联方对公司今天的困境负责,并采取补救措施。

懒宝树、Letv.com和供应商,以及他们背后无情的讨债团队,让贾月婷承受了债务回收和资产冻结的双重压力。

8月28日,FF宣布法拉第未来的CEO贾月婷将辞去公司职务。公司将实施重组计划,引入合伙制度,并将公司最高管理权移交给“合伙人委员会”。

同时,贾跃亭将设立个人债务偿还信托基金来偿还国内债务。

从公告中,我们可以窥见一斑。此时,贾跃亭选择了放弃权力,希望FF能尽快上市,尽快出售相应的股份,偿还内债,正如他两年前所预期的那样。

然而,这次的不同之处在于贾跃亭并不打算单独交出FF的控制权。

是毕福康从贾月亭手中接过指挥棒。

9月3日,FF正式宣布任命毕福康为全球首席执行官。

同时,贾跃亭将担任首席产品和用户官,负责互联网生态系统战略的整体实施,领导人工智能、产品定义、用户获取、用户体验和用户操作等相关工作。

此外,FF还将公开招聘全球董事长的职位。

据公开信息,毕福康在宝马工作多年,担任集团副总裁兼i8项目负责人,并创造了i8豪华插电式电动车,被业界称为“i8之父”。

离开宝马后,毕福康作为联合创始人,创立了巴吞汽车公司(Baton Motor)担任董事长。

然而,对于毕福康能否胜任FF的重要任务,外界也有许多不乐观的声音。

2016年,毕福康担任百腾董事长。负责巴林的融资及其他事务;然而,当大规模生产即将开始时,巴汀陷入资金短缺的困境,仍有3.1亿逾期付款。

在白腾如此严峻的形势下,毕福康换了工作,进入了另一家汽车制造公司——艾康尼克(Aikangnik)。几天前,我又换了工作,加入了FF。

很难知道半年内换两次工作的具体原因。

此时添加FF对比夫坎来说,压力不亚于巴吞和伊克尼克。

白腾不能完成的大规模生产任务能否在FF中完成?目前,还需要时间来验证毕福建能否赶上FF的下一棒,推动其顺利量产,进而帮助贾月婷实现回家的梦想。

另一方面,贾跃亭到底是愿意交出FF的控制权,还是仅仅退居二线,仍然很难确定。毕竟,他已经失去了许多融资机会,以便牢牢控制法国法郎。

当前的财权困境与贾跃亭不愿放弃财权密切相关。

2017年初,贾月婷出现在拉斯维加斯的消费电子展上,出席第一款量产原型“FF91”的发布会。

他当时宣布FF91预计将于2018年大量上市。

FF91的发布令人惊叹。这辆车直接与特斯拉ModelS竞争。

当时,贾跃亭投资数百亿,从特斯拉、宝马、苹果等公司挖走了大量技术骨干,并突然粉碎了自己的三大电力核心技术。

FF91的参数也很亮。0-60英里/小时的加速只有2.39秒,电池组的总容量超过130千瓦小时。

根据美国环境保护署的标准,最大航程为378英里,约608公里。根据NEDC(欧洲燃料消耗和排放评估标准),范围将超过700公里,许多性能参数与特斯拉相当。

由于FF的技术优势,即使乐视彻底被击败,七大生态系统崩溃,许多人仍然向贾月亭伸出橄榄枝。

据腾讯财经报道,一些投资者曾向法国金融时报提出价值20亿美元的融资条款,但贾跃亭断然拒绝,理由是估值低、领导力减弱。

融创还拥有内部员工,他们对公众表示,2017年上半年,孙宏斌曾在洛杉矶私人住宅与贾月亭讨论过FF投资。

孙宏斌当时表示愿意投资7亿美元,但他对孙宏斌就贾跃亭的撤资条款争论不休非常生气。

最后,贾跃亭和孙宏斌没有就此达成共识。

在2017年荣创中期业绩大会上,孙宏斌也抱怨“他(贾月婷)不愿意丢一根羽毛。

“FF的融资困境甚至演变成了一场激烈的内部矛盾。

2017年,贾月婷聘请德意志银行高管斯特凡·克劳斯(Stefan Klaus)为公司首席财务官,负责FF融资。

但是半年后,双方被撕裂了。贾悦婷指责斯特凡·克劳斯(Stefan Klaus)在融资方面无能,并试图窃取FF的内外控制权。另一方面,斯特凡·克劳斯(Stefan Klaus)称贾跃亭不愿放弃控制权,这也是FF融资的最大障碍。

总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许多投资者,如融创和盛大,都曾报道投资过法国法郎,但没有一个是结束的。

直到“白衣骑士”许家印的到来。

2017年底,贾月亭宣布已收到10亿美元融资。此后,贾月婷在法国金融集团首次全球供应商峰会上透露,法国金融集团已成功完成股权融资,筹资高达15亿美元,基本满足了首次公开募股前的所有股权融资需求。

后来恒大悄然崛起,通过一系列操作,间接投资160亿港元,成为FF的最大股东。

恒大和FF也开始了一个对外人来说“像胶水”的蜜月期。

然而,贾跃亭和恒大之间的牵手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真诚。

贾跃亭似乎从一开始就“严格守护”了恒大。恒大可以成为富时的第一大股东,前提是该笔款项包括“贾跃亭担任富时首席执行官15年以上”等一系列条件。

同时,在FF公司的AB股份模式下,老股东享有“每股10票”的投票权,确保贾跃亭牢牢掌握FF的管理决策权。

当时,恒大在七人董事会中只有两个席位。

FF和恒大都有自己的想法。这种合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肯定是困难的。

仅仅三个月后,合作破裂了。

屠琼·匕首(Tu琼Dagger)看到有很多关于双方合作细节的传言,但大部分都指向了争夺FF控制权的斗争。

贾月婷拒绝让步。最后,双方都在流血。

与恒大分手后,FF被引入第九城市,但具体的融资事宜只保留在新闻稿中,至今FF还没有收到第九城市的实际融资。

正是在这种消费中,法国法郎的处境越来越困难。

贾跃亭毫不犹豫地出售工厂和抵押公司大楼,以保持其发展。

对贾跃亭来说,FF成了贾跃亭的最后一根稻草。

除了他所有的个人投资,他的汽车梦和重返前线的希望都与FF紧密相连。

然而,当前的问题是,是继续坚持控制并面临被摧毁的风险,还是后退一步去融资并生存下去——哈姆雷特之前的选择又一次出现在贾跃亭之前。

哈姆雷特在血气和延迟理性之间摇摆不定,这是不存在的。贾月婷终于选择了放手。

现实往往比文学更需要被拒绝。

如果贾跃亭这次将FF的控制权交给合作委员会,FF的融资将会有更少的束缚,会有更多的机会。

但即便如此,FF周围仍有许多歌曲。

那一年,几乎与FF同时,涌入汽车制造领域的竞争对手也不少。

从2018年开始,威来、马薇、小鹏等汽车公司相继进入交付阶段。尽管经历了艰难困苦,这些汽车最终还是上路了,并在最困难的大规模生产过程中幸存下来。

除了制造汽车之外,中国的新生力量也开始在充电、体检商店和旅游等各个领域发行卡片。

过去,同行业的新生力量——汽车制造企业——越来越强大和稳定。

相反,已经赶上前一集的FF仍然处于PPT阶段:大规模生产的资金还没有筹集,后面的距离越来越远。

几天前,毕福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FF生产仍有上亿美元的缺口。

比富康没有说的是,除了缺乏资金之外,FF还面临着诸如高管辞职、内华达工厂出售以及亨德森工厂没有消息等困难。此外,背后还有一条庞大的供应链需要维护,而FF生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FF必须考虑的另一个问题是,新能源汽车公司已经度过了最佳融资期。

自2019年以来,新能源汽车的融资变得越来越困难。除了王凌星前一段时间投资的5亿美元之外,威来、小鹏和马薇都表示了筹集资金的意向,但至今尚未完成。

它过去很热闹,但现在被遗忘在门前。

除了融资,一度令人惊艳的FF91还需要时间来验证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技术的变化,该产品的优势是否会像以前一样耀眼。

尽管FF的首次亮相令人惊叹,但它毕竟只是一辆样车,距离真正的量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由于贾跃亭的遭遇,FF91更早发行是为了寻求融资。

后来,该员工透露:FF91发布时,电池泄漏问题还没有解决,当时没有大规模生产的能力。

或许,FF91的技术与新闻发布会上的广告还有一些差距。

此外,作为FF的第一款产品,FF91的批准将关系到FF未来的融资能力。

当时FF91的开发成本高达数百亿美元,产品也直接瞄准特斯拉车型(Tesla Models),初始定价从15万美元到20万美元不等。但是进入中国,由于一系列的支付,如关税,价格大约是200万元。

根据第一份电气研究数据,迄今为止,纯电动高端汽车在新能源市场的比例还没有超过5%。根据特斯拉今年上半年的销售情况;今年上半年,总销量为158,217辆,作为高端车型的Models和Modelx总销量为29,791辆,占比不到20%。

特斯拉的主要销售力量是型号3,起价为35,000美元。

FF91诞生后,如何利用当前高端电动汽车和有限的市场需求都是可变的。

与其消极和多疑,不如尽快大规模生产,投放市场,给投资者更多信心。

在这样的环境下,贾跃亭选择以退为进,尽快推进FF的发展,这也是生存的让步。

然而,FF只是贾跃亭的赌注,但市场是否需要FF是一个问号。

简而言之,从高层建筑和宴会宾客到柱子和墙壁的倒塌以及风和水流的消散。经历了跌宕起伏后,贾跃亭从梦想走向了现实。如果它不能通过坚持控制来推动FF大规模生产,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卷土重来的希望将变得越来越渺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