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尾矿修复专家”伊尹集团的生死存亡

伊尹集团在宁波开发的房地产项目。

照片/愿景中国伊尹生死局:住宅企业走向死胡同《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杨群6月中旬,江南地区宁波迎来梅雨季节。

持续的梅雨引发了当地最大的企业之一伊尹集团面临的困难。

6月17日,伊尹集团悄悄申请破产重组的消息传遍了首都圈。

当天中午,伊尹集团上市公司圣伊尹宣布,自2019年以来,伊尹集团和伊尹控股已尽最大努力制定相关计划,但仍无法完全摆脱流动性危机,不得不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重组申请。

一年前,伊尹集团董事长熊徐强公开发表大胆声明:到2020年,伊尹集团将实现销售收入1000多亿元,利税100多亿元。

一年后,由于债务危机恶化,伊尹集团走上了破产和重组的道路。

“熊东现在不在公司,他最近很忙,”伊尹集团的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后者在家里采访了他。

由于重组计划正在紧张制定中,他将不断会见各方人士,包括政府、企业和金融机构。

“现在,资本市场也在等待伊尹的破产重组计划。

生还是死?伊尹的最终命运可能会在宁波梅雨期结束之前到来。

熊徐强,尚勇代表之一,1956年7月出生于宁波,是“烂尾楼改造专家”。

1994年,38岁的熊徐强在国有企业中表现出色,成立了伊尹集团,尽管遭到家人的反对,他仍决心经商。

发展初期,伊尹紧跟宁波国有企业改革步伐,先后收购宁波罐头食品厂、宁波电视厂、宁波木材厂、宁波经济发展公司等大中型国有企业。

一位一直密切关注宁波房地产市场的知情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说,宁波市政府决心重组老国有企业,工厂搬迁是大势所趋。如果用于开发房地产,市区留下的土地将会非常有利可图。

同期,宁波首次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对仅2米至10米宽的耀兴街和流亭街进行大规模扩建和改造,吹响了宁波城市建设的号角。

然而,当时中国的宏观经济环境并不乐观。央行开始收紧货币政策,海南房地产崩盘,留下许多烂尾楼。

宁波的情况也类似。华侨酒店、金凤广场等当地著名的烂尾楼相继出现。

熊徐强在宁波购买并修缮了许多烂尾楼,将搁置了78年的华侨酒店改造成华侨豪华酒店,将原来的金凤广场改造成伊尹总部所在的外滩大厦,并将宁波市政府对面的世纪广场改造。

因此,伊尹集团被誉为宁波“烂尾楼改造专家”。

1998年,福利分房制度被废除,中国房地产市场迎来了黄金时代。

此后,宁波的城市建设也迎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

在过去的十年里,伊尹集团抓住宁波城市建设的机遇,发展成为一家综合性最强的房地产企业,并向全国扩张。

2008年,伊尹集团实现销售收入100多亿元,成为宁波最大、最知名的房地产企业之一。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于2008年,国内房地产市场迎来了一个转折点。

经历短暂的低迷后,熊徐强决定将伊尹集团纳入该行业。

熊徐强多次表示,随着中国工业化进程的不断推进,煤炭、钢铁、有色金属等资源型产业将迎来蓬勃发展的机遇。

2007年,伊尹集团正式将资源型产业作为第二支柱产业。

之后,伊尹集团出去寻找矿产资源进行投资。

在山西,伊尹集团建立了集采煤和洗煤于一体的煤化工企业。在广西,伊尹集团当时在中国建立了第一家镁厂和第二家镍厂。

熊徐强还前往东南亚国家扩大矿产资源。

2010年,伊尹集团首次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在2010年胡润富豪榜上,熊徐强首次以90亿元的资产成为“宁波首富”。这个头衔已经传下来了。

“熊总自己很低调,不想参与富豪评选,但是没有办法。

据伊尹相关官员透露,熊徐强在2018年胡润富豪榜上被评为“宁波首富”,但这个数字并不准确,因为神舟编织的马建荣拥有500亿元资产,远远超过熊徐强的295亿元。

早在2009年,伊尹集团就开始了上市计划。

2009年1月,圣蓝光发布公告,显示其重组方宁波伊尹控股的财务资源,并披露了包括股权转让、债务偿还、股权改革和私募在内的一揽子重组计划。

然而,圣蓝光不是一个好外壳。

由于公司在2006年、2007年和2008年连续三年亏损,其股票于2009年3月3日暂停上市。

在伊尹借款之前,该公司资不抵债,五次未能引入重组方。

然而,伊尹似乎仍然渴望通过后门上市。

一位接近伊尹的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伊尹在2009年6月联系了圣蓝光,并在4个月内与对方签署了重组计划。

此前,伊尹原本计划申请首次公开募股,但由于首次公开募股排队时间长,最终选择了更快的方式。

2010年3月22日,渣打银行蓝光分行的重组计划获得中国证监会“有条件批准”。

然而,从那以后,圣蓝光没有收到中国证监会的批准文件。

直到2011年5月12日,借壳上市计划才获得中国证监会的批准,历时近两年。

根据圣蓝光公布的修订后的资产重组报告,伊尹房地产将把所有房地产项目注入这个后门。

报告显示,伊尹房地产已经完工,但仍有7个房地产项目在出售,17个房地产项目在建设和待建。截至2009年12月31日,这些项目投资约148亿元,总投资271亿元。

在证监会审查重组计划之前,伊尹已经投资7亿多元解决蓝光证券交易所及关联方的上市资本占用和债务问题。

如果最终重组失败,伊尹的亏损可能会在当时的a股市场创下纪录。

这表明伊尹决心借壳。

熊徐强。

照片/集成电路高杠杆转型在伊尹等待证监会批准计划期间,中国房地产市场受到多次监管。

2010年4月17日,国务院发布了房地产“新国十条”。这是继当年4月15日《新国法》出台后,国务院第二次对房地产市场实施调控,调控房价和地价等重大问题,旨在“坚决遏制房价过快上涨”。

从那以后,房地产控制政策一直得到严格遵守。

2011年,宁波市政府开始对房地产进行监管。

五年后,宁波的房地产市场一直缓慢走出低迷。

“在过去的四五年里,宁波95%以上的地方房地产企业破产死亡,只有大约10家房地产企业有国有资产背景、制造业背景和上市公司背景。

《东南商业日报房地产》高级记者程旭辉说。

2011年8月26日,圣蓝光换成伊尹股票,恢复在深交所上市。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伊尹在宁波楼市和全国楼市的表现都不尽如人意。

尤其是伊尹在大庆、沈阳和韩国济州岛的几个项目以惨淡的结局告终。

此外,熊徐强开始在资本市场频繁出手。

2014年5月,伊尹控股通过股权交易间接持有康强电子19.72%的股份,熊徐强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当时,他刚刚获得了康强电子的实际控制权。熊徐强被“中国私募一哥”和“宁波板敢死队”的队长许祥拦下。

不过,一年后,徐翔因为涉嫌内幕交易被捕,熊续强“斗”徐翔不战而胜。然而,一年后,徐翔因涉嫌内幕交易被捕,熊徐强“打”了徐翔一拳。

由于房地产市场长期低迷,房地产市场进入了“白银时代”。

为此,熊徐强开始寻求“房地产+高端制造业”的“双轮驱动”战略转型。

对于战略转型,熊徐强曾解释说,汽车和房地产是数万亿的市场。

“宁波人过去住在伊尹的房子里,我希望将来宁波人驾驶的汽车里会有更多的伊尹产品。

“2016年,伊尹集团又高调进军汽车行业,先后斥资120亿元完成三笔跨境交易,收购日本伊利芙、美国ARC集团和比利时邦奇,并将ARC和邦奇注入上市公司圣伊尹,通过宁波好生和东方益生间接持股。

收购完成后,汽车制造业务超越房地产业务,成为圣银的第一大主营业务。

针对巨额海外收购,伊尹相关负责人表示,当时国家实际上支持企业走出去,但市场环境正在迅速变化,没有人能够预测。

然而,这一声明显然掩盖不了伊尹背后高杠杆操作的真相。

从2014年开始,为了获得融资,大股东频繁质押股权。

截至2018年底,伊尹及其一致行动方持有伊尹73.03%的股份,其中95.03%已经质押。

春晖资本董事长王大中协助伊尹完成对邦奇的收购。他用“非凡的勇气”来评价熊徐强,并将此次收购形容为一场赌博。

“有多少公司敢以目标公司净利润的15倍购买?银亿敢!”然而,那些不去赌桌的人最终会输,因为好运不会总是在银色的一边。

在伊尹转型的同时,汽车市场正经历着28年来的首次下滑。

与此同时,中国收紧了房地产监管,并于去年出台了新的资本监管规定和金融去杠杆化。结果,伊尹集团很快陷入困境,原本希望的“两轮驱动”战略完全陷入停滞。

“迄今为止,还没有房地产企业转型的成功案例。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经过多年的房地产开发,中原地产的主营业务蒸蒸日上。

如果改造的目的是搞房地产,他们大多数都过得很好,如果是为了改造其他行业或为了资本运营而改造,大多数企业都有问题。

“房地产和实体经济根本不是游戏。

”张大伟说。

房地产公司收购的所谓房地产企业往往有很高的资本成本,但实体经济无法支持这种资本运营。

因此,与实体经济挂钩的房地产企业一般都是为了征地。如果不是因为征地,其他的房屋企业都没能转型。

2018年12月24日,3亿元“15亿伊尹”债券违约,暴露了伊尹股市危机的冰山一角,其大规模收购所埋下的巨大善意“地雷”逐渐显现。

同一天,伊尹股票发布通知称,由于短期现金流困难,15亿伊尹01债券未能偿还应付本金。

此外,伊尹股票中还有4种存续债券,存续余额为21.15亿元,全部将于2019年第三季度出售或到期,还款压力不可低估。

此外,伊尹股份于2018年4月发行了28亿元现金股份资本股息。

然而,这种红利主要流向有一致行动关系的前四名股东。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伊尹股票在股息公告中还表示,该公司的现金流保持稳定,盈利能力强劲,过去和未来12个月不会用募集到的资金补充营运资本。

债券违约后的第二天,伊尹股票再次宣布,他们将把安吉尹睿60%以上的房产出售给上海澳宇房地产,最终支付价格为6.62亿元。熊继凯,熊徐强之子,也于12月17日以10.3亿元的转让价格将其5.13%的银股转让给宁波开头,以偿还宁波开头的相关贷款和本金。

由于股价大幅下跌,此次交易给宁波投资公司造成了重大损失。

2019年4月30日,伊尹股票披露了借壳上市以来最糟糕的年报,并宣布将自愿向深交所申请st hat。

根据年报,圣银的业绩从预期利润至少2亿元变为亏损5.73亿元,扣除费用后亏损15.16亿元。

损失的主要原因之一与伊尹的“善意黑洞”直接相关。

2018年伊尹股票计划累计发生资产减值13.5亿元。

即使扣除利息后,ST银行仍拥有高达60.46亿元的商誉,未来仍可能面临重大减值。

另一个主要原因也与股市低迷有关。

熊徐强在今年5月21日的股东大会上说,主观上,由于公司的强劲转型,公司花了更多的钱。客观地说,最大的影响是去年股市崩盘导致的股价大幅下跌。

与此同时,当24.33亿元的债务逾期时,大股东白银集团(Silver Group)支付ST Silver高达22.48亿元以偿还自己的债务。

真正的检察官侵犯了上市公司的利益,遭到独立董事余明贵的反对,他在年度报告表决中投了弃权票。

也因为这一职业,田健注册会计师对伊尹的股份表示保留,并质疑伊尹继续经营的能力。

5月21日,深交所向圣伊尹发出年报询价信,要求公司连续回答15个问题,重点关注大股东的出资、商誉和股权质押风险。

直到6月18日,圣伊尹才回复深交所的询价信。

在回应深交所的询价信时,圣银表示,宁波政府正积极帮助大股东引入战略投资,以解决公司的资本占用和短期债券问题。该公司本身也在积极与一些金融机构就延长短期债券进行谈判。

根据最新公告,伊尹集团的子公司已与昆仑信托和周州银行宁波分行达成贷款展期协议。

伊尹集团今天已经走到这一步。张大伟认为原因之一是熊徐强的资本游戏“玩得太多”和“每次低资本利用高杠杆都不可能赢”。

关于伊尹集团正在谈判的重组计划,张大伟表示谨慎观望。

他认为,以伊尹的规模和品牌,融资将非常困难。

对于房地产企业来说,最重要的是融资渠道的畅通,但目前伊尹没有资产可以抵押。

发表评论